重归Titanic高三作文

高中作文高三作文重归Titanic高三作文 2019-06-19
 
简介:Titanic的传奇从南安普敦启航,而它的终点仍然未至。如今的人们,提起它,仍然是满脸熟悉的神色。的确,我们是都知道它。可是我不知道,它在我们现在这一代人的记忆里是个什么模样。说它是传奇,也正是因为我无法看...

  Titanic的传奇从南安普敦启航,而它的终点仍然未至。如今的人们,提起它,仍然是满脸熟悉的神色。的确,我们是都知道它。可是我不知道,它在我们现在这一代人的记忆里是个什么模样。说它是传奇,也正是因为我无法看清它的真面目。它所揭示的,究竟是什么?闻说近日又有一艘豪华巨轮,叫什么号我也记不住了,据说是当年Titanic的四倍。

  毕竟,它离我们已有些遥远。

  我们目前唯一的目睹它的途径也只在于那部电影了。

  记得自己第一次看那部电影是在小时候,夕阳中的浪漫情愫,沉船时的惊心动魄,寂静大海上的死亡气息让我无法忘怀。时隔多年,我再次观看已是如今。而且这次是我从作业堆里钻出来,赶到学校方厅去看的,因此并没有看全,只是再度回眸了沉船的全过程。但这已足够。如果说以前是用眼看的,那么这次,我是用心去看的。

  我看着每一个人,尤其是他们面临生死时的抉择。在妇女和儿童上救生艇时,一个满脸冷汗的男人在一旁,似乎有些不安,我想他一定处在极度的矛盾中。眼看一条救生艇就要被放下去了,那个人忽然以闪电般的速度上了救生艇并迅速地坐下,眼睛向下盯着地板。坐在周围的几个妇女看见了,却也没吱声。是啊,在这个时刻,除了那些仍站在船上的指挥官和男士们,这些得救的人当中谁有资格阻止他这么做呢?

  在甲板上格外慌乱的同时,船的内部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。那些三等舱的穷人们被铁门拦住,不让他们上到甲板上去。拿着钥匙的人一个劲儿的保证他们不会有事,而我从这位钥匙的眼中和手中读出的似乎只有一句话:“你们得为头等舱的先生女士们让路!”这是贫为富做出的让步,是卑微为地位做出的牺牲吗?

  在这众多的人当中,有两个人最受观众的关注,那便是主人公Rose和Jack。。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他们相互扶持和相救的过程。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,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一说。Jack的手被铐在一根粗大的管子上,Rose跑到外面去找人帮忙,可是在过道里狂奔了很久都没能拉住一个愿意帮助她的人。在她拿着那把斧子重新回去找Jack的时候,水已经漫了很高。我清楚地记得她回去的一段路不是走过去的,而是抱着头顶的管子过了被水几乎灌满的走廊。难道,在她看到水已淹了那么高时,她毫不怀疑Jack已被淹死了吗?要知道,她在找不到人帮忙时已经十分的失望和失落。况且,如果Jack真的死了,水又大量的涌入,她很有可能就被困在里边送命……她有充分的理由迟疑和犹豫,但她没有。

  看Rose拿斧子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会使,但是Jack总是在鼓励她,而且永远在鼓励她。在已经断裂的船尾上是这样,在漂浮在海面上时也是这样。

  当他们终于到了甲板上,当Rose有机会上救生艇却不肯的时候,Jack对她说他和她的未婚夫也能走,她这才上了小船。两个男人一同目送Rose渐渐的下降。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:

  Rose的未婚夫说:“你还挺会演戏。”

  “彼此彼此。”

  “的确能走,但没有你的份儿!”

  Jack不再理睬他,只是看着Rose。船上的照明弹发出了求救的信号,就在Jack的头顶的高高的夜空,放出了耀眼的四射白光,像无数镁条燃放着生命的力量。我看着在如此的光芒下面的Jack的脸庞,依旧稚嫩,却很伟岸,他多年轻,而在生命的边缘,却又多深沉。

  Rose还是从小船上跳了出来。“You jump , I jump !”这是她在准备跳船自杀时Jack对她说的。

  我本以为再次看这部电影时的我会很平静,而我却依旧激动不已,震撼不已。在冰冷的海水里,Jack对Rose说: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赢得了船票,认识了你。你要好好活下去。你会死,但不是在这儿,你会活得很久,最终在幸福中安逸的死去……我想,Jack赢得了船票,也赢得了他生命中最大的,最终回归到了大海的记忆深处。

  那个混在妇女中而逃生的男人,目光呆滞地坐着。是的,这些在救生艇上的人们亲眼目睹了那一切凄惨的景象。这个人一定不会忘记他是如何活下来的,他终究会为此感到幸运还是悲哀,那将是他一辈子所不能回答的事。

  那些乐手,在死神的笼罩下,继续演奏的身影是Titanic永远不会忘怀的吧。

  船长没有选择离开,他把自己关在船长室里。当船长室的门终于抵不过水的重压,如千军万马般向他冲过来的时候,他的眼神里会不会有一丝恐惧呢?

  在三等舱里的人最终还是没能全部出来。一位母亲正在为她躺在床上的两个可爱的孩子讲着故事。两个孩子的眼底清澈极了,满怀着童真,望着他们的母亲,没有丝毫的恐惧。我感慨这位母亲的勇敢和她掩饰伤感的能力。我记得她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后来,他们幸福的生活在天堂里”,两个孩子就是在听到这一句话时睡着的。

  昔日华丽的大厅里已经灌满了水,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少女的尸体漂浮在其中。像云一样柔软,像风一样轻,像月夜里守护野玫瑰的天使。

标签云